南风

故人归(三)

浮世三千,不过是大梦一场。

一阵红光过后,旭凤发现自己竟到了栖梧宫后院,又或许不是,这里与栖梧宫虽然相似,有些细微之处却是不同的,最明显的便是那本该是凤凰花树的地方,却是只有一棵矮矮的,只有几片叶子的小树苗。

“兄长,是什么呀?”听到人声,旭凤回头,只见一白衣小童牵着另一红衣小童迎面而来,两个人的面容似是被蒙住了,影影绰绰,旭凤怎么也无法看清,只觉得那身影十分熟悉。旭凤正想上前询问,却发现两人竟穿过了自己的身体向前走去。
“他们竟看不到我吗”旭凤心到

两人穿过旭凤,白衣小童指着那棵矮矮的树苗“自从鲜花神仙逝后,天界再无一朵鲜花,这是我从赤炎之地带回的凤凰花树,祝贺你的生辰”

红衣小童似是十分高兴,扑进白衣小童怀中撒娇,却突然听得白衣小童低吟一声。

“兄长,怎么了”红衣小童强硬掀开兄长袖子,却见一双原本如玉般的胳膊上,满是被灼伤的痕迹,霎时便红了眼眶“兄长修习水系法术,以后不要在去赤炎之地这些火灵充盈之地了”

“兄长自是知道,只是凤儿的生辰,我也是想让凤儿高兴的”

“兄长无论送凤儿什么,凤儿都是开心的,只是兄长为了这等小事受伤,却是让凤儿难过”红衣小童越说越激动,眼泪都快落了下来。

“你呀”白衣小童无奈道“我怎么舍得让凤儿难过,兄长答应凤儿,以后不会再做如此危险之事,可好”

“嗯嗯”凤儿连连点头“等凤儿长大了,兄长想要什么,凤儿都可以去取,凤儿不会在让兄长受伤,永远保护兄长“
旭凤在一旁,看着两人一会哭,一会笑,还来不及感慨,周围景色突变,还是那个后院,只是院中的凤凰花树长高了,郁郁葱葱,有了点凤凰花树的样子。而树下的人也换了,是两个成年的男子,一白衣,一红衣,还是依然看不清面容。

“兄长!”

“旭凤,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?”白衣公子一急,竟是直接叫了旭凤的名字

“我心悦兄长,若兄长没听清我可以说很多遍,我心悦兄长,我心悦兄长,我……”还没说完,就被润玉打断“你可知这是有违伦理的”

“我自然知道,可这又如何”旭凤看向白衣公子,眼中满是坚定“今日父帝让我出兵魔界”

白衣公子心中疑惑,不知两事有何关联

“总有一日,我会将兄长纳入我的羽翼之下,让这六界再无一人可伤兄长 再无一人可指责兄长,到了那时兄长可愿接受我的心意”语必,倾身便吻住了白衣的人。

吻毕“兄长可信我”

白衣男子一时回不过神,自然而然答到“自然是信凤儿的”待反应过来就听到眼前人低低一笑,眼角又被落下一吻,旭凤转身离去,留下一句“兄长可在天界待我凯旋”白衣男子抚上眼角,心中复杂无比。

一旁的旭凤却是一惊,他自然是听到了红衣男子被唤做旭凤,那,那位被称为兄长的白衣男子……,一瞬间,眼前的浓雾散去,白衣男子的面容清晰起来,眉目如画,温润如玉,果然是润玉。

另一边,彦佑与锦觅紧紧的盯着净泉之中,之见净泉中一个硕大的花苞正缓缓绽放,露出了花心中的那个人,白衣墨发,风华绝代。

彦佑将润玉抱回揽月阁,又仔细的为人盖上被子 ,关上门,一转头就看到等待已久的锦觅。

“你说,他不会记得以前的事了”

“嗯,临渊台对他的神魂造成了伤害,虽然夜幽藤可以重塑他的身体,却没有办法复制他的记忆,他醒来之后,只会记得一小部分。若是能拿回小鱼仙倌的心,我倒有一二分的把握让他想起,但是他的心在忘川底,以我如今之力,怕是还拿不回”锦觅叹息到

“那加上我呢,集你我之力,应该可以取回他的心”

“嗯,但是如果小鱼仙倌想起了以前的事呢”锦觅和彦佑都知道,这个以前的事,不只是临渊台的以前,还有很久很久以前已经被两个人遗忘的属于两个人的以前

“若是他想起,他想去做什么,我便陪着他,若是想不起来,我便带他游遍人间”彦佑透过窗口,看着床上熟睡的人,眼中满是温柔。

锦觅一愣,却是突然笑了,“如此,也好”

月光洒下,屋外的两人却没有注意到 床上熟睡着的人,睫毛颤了颤。

ps:写的不好,将就看吧。另外我想问一下,我如果一日一更,你们会更爱我吗?😂😂😂

故人归(二)

临渊台上,旭凤和润玉持剑相对,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润玉苍白的脸,和消瘦的身形,旭凤心里竟然闷闷的,又思及前事,一时之间,父母之仇,身死之恨,全部涌上心头。

“旭凤,你对我说过的话,可还做数”润玉定定的看着旭凤,却不知自己为何要问这样一句话。

旭凤不知润玉何意,无从答起,便只是沉默着。

看着旭凤旭凤无言,润玉心中涌上一股莫名的伤感“如此,今日便做一个了断”

两人皆是六界中不可多得的英才,动起手来,一时间风云变色,“呲”是利剑入体的声音,血色自润玉的胸口蔓延开来。

润玉却是毫不在意,“旭凤,你看这临渊台,当初母神就是从这跳下去的,你知道吗,她有多可怜,从堂堂天后变成了阶下囚,丈夫儿子都死在了他眼前,而她眼里的棋子却变成了高高在上天帝,亲眼看着她跳了临渊台”

“旭凤,你可知我有多恨你,你父辜负我母,你母屠我母族,而你,杀死了我最爱的人”润玉神情癫狂,竟是不顾胸前的伤,疯狂的向旭凤攻去。

旭凤急忙回击,一掌朝润玉击去,本因为润玉会躲开,却不想他竟生生受了这一掌,旭凤只看见,白色的身影仿佛断了翅的蝴蝶, 从临渊台跌落了下去。

意识越发涣散,眼前渐渐模糊,脑中确实异常的清醒,还忆起了那千百年前的旧事。

“旭凤会保护兄长,不会让这世间任何一人伤兄长半分”凤凰花树下,红衣的小小少年面容稚嫩,眉目间却满是坚定。

旭凤,若是伤了我的人是你呢

旭凤,凡人皆求来世,若真的有来世,只愿我从未认识你。

天元三十万七千四百六十一年冬至,天帝润玉身陨,魔尊旭凤承袭天帝之位,一统六界。

旭凤回了栖梧宫,殿内摆设一如当日,连宫内的小仙娥仙侍都还是千年前的人,唯一有变化的便是后院的梧桐更加郁郁葱葱,和那颗凤凰花树依旧灿烂美丽。旭凤看着这满树芳菲,一时间竟想不起这凤凰花树的来历了。

寰帝凤翎断了,在润玉掉下临渊台之后,旭凤用了诸多法子也没有修复,无意间手指被划破,血不小心滴落在凤翎上,一阵红光过后, 殿里空无一人。

花界,净泉之中,夜幽藤张开大大枝叶,虚托起白色的身影。

“我以为你不会救他的”彦佑说到,润玉落下临渊台,本该灰飞烟灭,却不曾想,润玉幼时被剥下的龙鳞龙角惠泽了一方水土,再加上洞庭三万生灵感其恩德,竟让润玉留下一缕魂魄。彦佑四处寻找方法想要修补润玉魂魄时,如今的花界之主,曾经的锦觅却突然找上门来,以秘法修补润玉残魂,并将其带回了花界修养。

“他,并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,更何况他为救我损害大量仙元,我也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知恩不报之人。只是这净泉可以修补魂魄,夜幽藤可塑其身,他醒来后,怕不再是曾经的小鱼仙倌了”

“若真是那样,我便带他游遍六界,做一回真真正正的自由散仙,他这一生已经够苦了,能够再来一回,自然是开开心心的便好”话锋一转,彦佑却突然问到“话说小锦觅,你和那旭凤不是要成婚了吗,怎的只有你一人回了花界”

锦觅没有回答,看着泉中虚幻的身影,良久才开口道:“你可还记得,当你我与你入魔界去寻旭凤之事”

彦佑点头“自然是记得的”

“那日,我听到旭凤亲口说要娶穗禾为妻,我心中悲痛,便跳下了忘川。”

彦佑一惊,忘川中满是戾气与冤魂,便是上仙落在里面也是要被扒了半层皮的 更何况当时的锦觅还只是一个小仙子“那你……”

“你是想问我为何毫发无损的回来了吗,那日我跳下忘川后,本以为会被忘川冤魂啃食殆尽,却突然被一物护住,是它将我送上了岸”。上了岸后,我才知晓,它原来是一位仙人的心,仙人被爱人背叛,伤心欲绝,于是以秘法剖出一颗真心,葬于那忘川河中,”

彦佑不解“可是这与你和那旭凤有何关系”

锦觅一叹:“因为我看到那仙人的爱人是旭凤,而那位葬心的仙人,是润玉……”






故人归

说句实话,真的很心疼润玉,他不想争不想抢,却被逼的不得不去争,不得不去抢。所以还是希望他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。
此文主旭凤x润玉,然后彦佑有暧昧。
剧情大概是润玉当上天帝之后与旭凤一战,润玉故意放水,让旭凤将自己从诛仙台打落,润玉魂飞魄散之后,旭凤找回来曾经的记忆,自己和润玉早已相爱,但是被天后发现,将自己的记忆封印, 忘记了一切,后来更因为小葡萄和润玉相似的眉眼而喜欢上了瑾觅,然后后续剧情保密,哈哈哈(ಡωಡ)hiahiahia。
要先说明的几点,,更新可能会慢,然后没看过原著,只看了电视剧,可能有些地方写的不对,欢迎指正。且只是同人作品,不上升到真人
文笔不好,请多担待,哦(´-ω-`)

  自上次仙魔大战已过去了数千年,身死的锦觅仙子也以归来,顺利接管花神之位,不日便将与魔尊旭凤成婚。而天帝却于此时向魔尊发难,欲与魔尊于临渊台一决生死。
  天阶夜色凉,清冷的月光透过稀稀疏疏的梧桐树洒在树下,润玉就这么呆呆的看着那颗梧桐,仿佛又看见了那个火红的小团子,叽叽喳喳的,最爱腻着他,哪怕是后来成了威名赫赫的火神也还是喜欢缠着他,亲亲抱抱,想到这,眉眼间也带上了几分笑意。
  “玉娃,玉娃”这么急匆匆的 不用想润玉也知道是谁来了,果然一回头便看到丹朱小跑着进来
“玉娃,你是不是向凤娃下了战书,你说说,你这是为什么呀”
  润玉低下头,轻声道:“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而已。
  “唉”丹朱一叹,无奈至极 怎么自家两个侄子都是这般的死心眼。只能叮嘱到:“无论怎样,我不希望看到你们任何一个受伤,你和凤娃都是我侄子,我自然也是疼你的”
  闻言,润玉心中一暖,原来自己还是有人在牵挂心疼的。丹朱还想继续劝说放弃明日决斗之事,却突然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  另一边,静谧的大殿之上,旭凤握着寰帝凤翎,在掌中细细的描绘,锦觅的话在脑中回荡。
“凤凰,我杀了你一次也救了你一次,我让你丢了天帝之位,你母亲却也是害死了我的双亲,我们也算两清了,如今长芳主已逝 我理当回花界接管花神之位,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”说罢,便取下头上的寰帝凤翎“至于这支寰帝凤翎,你还是将它归还于它以前的主人吧”
  不知道为什么,锦觅走的时候,旭凤并没有挽留,而是不停的想着那句话,那个寰帝凤翎的主人 ……是谁,脑海中出现一个模糊的画面,锦衣男子怀抱一睡着的白衣人,男子及其温柔的揽着那人 时不时还低头在那人脸颊上落下一吻。虽然看不清,但是旭凤知道那锦衣人便是自己,知道那凝视着白衣人的目光是多么缠绵眷念。只是那白衣人是谁……